蝶舞小说网 > 科幻末世 > 郡主今日仍然在作死 > 第244章 突然明白

郡主今日仍然在作死 第244章 突然明白

    因未知原因,今天搜狗突然无法搜索到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找到回家的路!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郡主今日仍然在作死 ”查找最新章节!

    沈仙河任由苏念君将自己抱在怀里,听到他的话后,呆愣了一下,没想到苏念君对她上次差点死掉的事还耿耿于怀,心内一阵感动。

    “其实,你不必如此的。”

    “怎么可能不必如此,你是我连一个手指头都不敢碰的人,他们把你伤成那样,我在密室找到你的时候,你知道我的心有多痛吗算了,不说了,既然你决定要把这件事解决了才愿意离开,那你就放心大胆的去做,我就在你的身后保护好你。”

    靠在苏念君心口上的沈仙河听着他扑通有力的心跳声,沈仙河内心一阵平静,这样被人护着的感觉,她已经许久没有感受到了,自最疼爱她的大长公主离世后,她就习惯了所有一切的伤和痛自己背负,自己咽下。

    如今,有人这样将她抱在怀里,替她挡下那些风风雨雨,她也要试着敞心扉的去接受,去相信。

    “好。”

    坚定不移的说完这个字后,沈仙河明显感觉到苏念君顿了一下,然后手臂用力的收紧,将她紧紧的抱在怀中,像是怕她再次离开一般。

    两人絮絮叨叨的说了一会儿话后,沈仙河就在苏念君的搀扶下,来到铃铛姑娘的院子,看见铃铛姑娘正在婢女的搀扶下,在院中晒着太阳,看到沈仙河和苏念君一起过来,人还未走近,就先露出一个笑容来。

    “小姐,你怎么过来了”

    铃铛姑娘率先朝着他们开口道。

    沈仙河在苏念君的搀扶下坐到铃铛姑娘的对面,也忍不住露出笑容来。

    “我现在能下地行走了,想来看看你伤势恢复的怎么样了,所以就过来看看你。”

    看着铃铛姑娘精神状态还不错,虽然脸上还隐约看到一些疤痕,但也比之前恢复了很多,眼中虽然不像之前那般不谙世事,但也恢复了一些神采。

    “我还好,只是行动还有些不大方便罢了,对了,小姐,我有些话想要对你单独说,苏庄主,你能先回避一下吗”

    铃铛姑娘自从醒来之后,心中就有很多的问题想要询问沈仙河,但因为听说沈仙河伤势严重,虽然人是醒来了,但还不能下地行走,而她也一样,虽然是醒过来了,但行动却不方便,所以,那些想要询问的话,就一直闷在心里,想等见到沈仙河的时候在询问。

    沈仙河闻言,对身后的苏念君点了点头,苏念君有些不大情愿的扯了扯嘴角,但因为是沈仙河要求的,他只好不甘不愿的来到院门口,等在门外。

    而服侍铃铛姑娘的婢女也被她支开了。

    院中只剩下她和沈仙河后,她艰难的挪动身体,靠近沈仙河耳边,低低的开口诉说起来。

    “小姐,我知道你身上的真正隐藏的秘密。”

    闻言,沈仙河一惊,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铃铛姑娘,疑惑的开口道。

    “你怎么知道的”

    铃铛姑娘神色十分严肃,不像是说谎的样子,对她认真的点头肯定道。

    “我虽然不全知道,但也探听到一些,只是要全部了解的话,我们需要去翻查古籍,这样,你身上蛊血的秘密就能知晓了。”

    “怎么说你是不是听到什么对了,我还未来得及询问你,你那日在你叔叔的府上到底经历了什么为什么于洋守护在你身边,你也会被他们带走”

    铃铛姑娘脸色一沉,声音里带着一起恐惧,虽然她现在死里逃生被救了出来,但那日发生的事,还是让她胆寒不已,就连被救回来后,昏迷不醒的这几日,都时常发作着那日的噩梦。

    “之前我被吓到了,把那日捕捉到的这点讯息给忘记了,但这几日冷静下来,把所有事情都认真仔细的想了很多遍后,就把曾经遗忘的东西记了起来,那日,你离开不久,我和于样坐在大厅内,听他谈论一些叔叔和父亲的往事,正入迷的时候,那些带着面具的人就冲了进来,二话不说,他们就动起手来,本来一开始,他们都不是于样的对手,可是到了后面,于样就体力不支被他们拿下了,我也被抓了起来,这时,我们才知道,我们喝的水中,被他们下了迷药,我虽然喝了,但只喝了一口,而于样喝得多,我们被俘后,他们就让我交出那个什么账本,我什么都不知道,然后就被他们折磨,在我嘴里还是问不出他们要找的那本账本后,他们就把我们抓走了,之后我就什么都不知了,直到昏昏沉沉的醒来后,就看到你也被抓来了,然后听完和你莫寒的对话,之后他对我动手之后,我就昏了过去,什么都不知道了。”

    听完铃铛姑娘的话后,沈仙河也想起被带到密室里,所遭受的折磨,心中也忍不住涌上了一股恶寒。

    “嗯,我也和你差不多,他在我身边安插的有眼线,就在你被抓走的那一晚,他们就让服侍在我身边的婢女在我茶水里下了迷药,然后把我抓去的,只是,你说,你听到关于我身上蛊血的真相,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其实在被带到你所在那个密室之前,我就已经醒了过来,但他们没有发现,我就听到他们的谈话,当时莫寒应该是在逼问你的时候,我在另外一个密室,那个面具男也在,他和他属下说,他们真正的目的是你身上的蛊血,还说什么,只要抓到了你,那本账本拿不拿回来,也不是很重要,只说,反正得到你的血,大长老就能长生不老,那他们也就能和大长老一样,我只听到这里,然后莫寒就让人把我带到你所在的那个密室,用来威胁你,当时我已经说不出话了,所以,没来得及将这些事告诉你。”

    铃铛姑娘说到这里,沈仙河心中涌起了一个大胆的想法,虽然还不确定,但总觉得事实应该和她想的相差不远。

    “我想,我应该知道他们抓我真正的目的了,对了,除了这些,你还知道些什么”

    铃铛姑娘蹙着眉头想了一会儿,然后摇了摇头。

    “就只有这些了,其他的,我就不得而知了,对了,小姐,我现在整个人都是云里雾里,对现在的局势一点都看不清楚,现在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还有,什么大长老所有的大长老不早就归天了嘛为什么那个面具男还说什么大长老”

    见铃铛姑娘一脸迷茫的模样,沈仙河想了想,还是没开口对她说出她现在掌握的一切,因为,她现在也没有掌握所有的事情,也是一知半解。

    “我和你差不多,对现在的局势一片迷茫,不过,你放心,我想,应该要不了多久了,很快,我们就能把一切都查清楚,弄明白的。”

    “嗯嗯,对了,小姐,之前在密室的时候,莫寒说的那番话,你还记得吗虽然我真的不愿意去回想,但脑中不断地想起那日他说的那些话来,我总觉得那番话怪怪的,因为这样,我还把一些小时候记不起的事给记起来了,我记得莫寒小时候对我很凶,而且每次找我麻烦的时,都是因为我被叔叔无视的时候,这些日子醒来后,我就常常想到这些事,虽然我很不愿意,也不敢相信,但我好像猜到莫寒为什么这样的原因了”

    铃铛姑娘的话一说,沈仙河脑中一闪,一些她之前不明白的事,通通有了答案,她瞳孔不断震慑,震惊的看着铃铛姑娘,喃喃的开口道。

    “铃铛……我好像……也明白了。”

    铃铛姑娘看她如此震惊,惊讶的看着她。

    “小姐,你明白了什么我之所以让苏庄主暂时离开,就是因为我想要告诉你,我猜测的事实,因为这个事为世间不容,所以,我不敢让其他人知道,我只敢告诉你,莫寒他……他好像……好像喜欢叔叔……我将所有的事连在一起,才想明白了,只有这样,才能说得通,很有事情也就有了理由……。”

    铃铛姑娘说完这话后,没有和世人一般厌恶的神色,有的是满脸的悲凉和遗憾。

    沈仙河慢慢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看着铃铛姑娘,泪水溢满整个眼眶,带着后悔,自责,悲痛的神情开口道。

    “那你叔叔他……是否知情……是否对莫寒也是一样的情愫”

    铃铛姑娘平静的笑了笑。

    “虽然我猜对了莫寒的心意,也猜到了他对叔叔的情愫,但,不管是从前,还是现在,还是叔叔离开后,我所看到的是,叔叔应该知道,但是,他没有接受,只把莫寒当朋友看待。”

    听完这话后,沈仙河再也忍不住,泪水不停地滑落,她不断的抽着气,身体缓缓的滑坐在地上,一只手紧紧的按压住心口的位置。
猜您还喜欢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