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蝶舞小说网!

第三十七章 凤梨再也不见

小说:《[家教]觉醒吧,凤梨少年》 作者:蓝冰茜 直达底部

    这个约定对由依而言是很重要的存在,在她那仅有几天的记忆里,她无法把面前的骸大人跟初次见面时‘变态恶趣味的凤梨头少年’的坏印象联系到一起去。

    不过这种单纯的执念也仅限于此时此刻了,因为由依在下一秒钟就失去了意识。

    六道骸一脸淡然地扶住她,她会因为药物晕倒也在情理之中,真正难以预料的是她苏醒之后脸上露出来的表情,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猜测,都肯定不会像现在昏迷状态中的这般恬静,就算勉强用可爱两个字来形容正常的由依,大概需要加上引号才算恰当。

    抱着由依下了摩天轮,六道骸把她放在了长椅上,虽然冒出来一个‘为避免让她尴尬直接走掉,等她醒了自己回黑曜的’的想法,但还是好奇她醒来第一句话会说些什么的念头占了上风。

    当然还有一些脑回路不同寻常的考虑,没准恢复记忆的机灵鬼会直接买张机票火速奔向意大利的贝尔也说不定。

    于是六道骸很邪恶似的‘kufufufu’地笑了,顺手抽走了由依口袋中的钞票。

    没钱就哪里也去不了只能乖乖地回黑曜了!

    六道骸的算盘打得不错,可当他看到由依清醒之后那双含着怒火想要释放的眸子时,他开始犹豫是不是不应该强迫这个少女回黑曜,也许从一开始自己就没有办法完全掌控她的行为与想法。

    跟六道骸的关注点不一样,在这个关乎到面子到底丢没丢尽的时刻,由依哪里顾得上考虑自己未来的归属问题,失忆状态下的一件件事情一下子都涌进了脑海里,而且绝大多数都跟面前这个变态恶趣味的凤梨头少年有关!简直是羞耻到想化身为挖地机器挖个地缝钻进去!

    “骸大人,我想要就这样一直在你的身边。”

    “我不会离开的,我还有重要的话没有告诉他。”

    “骸大人,我们一起去吧?”

    “不会有但是的,不会变的。”

    不会变个大头鬼啊!

    由依严重鄙视那个脑袋进了酸奶的自己,真是恨不得把自己狠狠骂一顿,说那句话的自己分明就是一个忘记了六道骸有多可恶的笨蛋!

    而且还是个智商为负值的大白痴,居然剪了和他一样在美学上不忍直视的凤梨头,还主动在摩天轮上亲吻了他!

    亲吻,笨蛋!由依下意识地捂着嘴,对自己的气愤与内心的狂跳交织在一起让她不知所措,无法抑制地一直泪流,整整半分钟一句话也没有说出口。

    现在是什么情况?她是在生气还是在伤心?六道骸也搞不明白在这些天一直好好照顾她的情况下,她究竟在气什么、委屈什么。

    六道骸并没有在不清楚状况的时候还贸然靠近她,他只是摇着头柔和了嗓音,“哦呀哦呀,你一直哭我会很伤脑筋的。”

    “我愿意哭,管你这颗烂凤梨什么事!”反击的话脱口而出,由依使劲咬着嘴唇,还没有在别人的注视下哭得这么难看过,她强忍着不让泪水溢出,可那不听话的眼泪仍是先充满眼眶,然后簌簌地顺着脸颊滑下。

    由依那哭得红红的眼眶很难不让六道骸对她产生怜惜,不过在周围人都带着一副‘你干嘛欺负女生’的表情来进行围观的时候,六道骸也看不出来由依是不是故意的,他只是觉得自己被这个凤梨头少女弄得很无奈。

    “有话可以好好说,用不着这样吧?”似安慰又不明着安抚的语调。

    可是在由依听来他根本就是在贯彻自己的狂妄自大!

    “你干嘛玩我!”心里乱成一团,由依哽咽着,她也明白把自己长时间的失态怪到六道骸的头上属于无理取闹,可是失忆就已经很倒霉了,她想不通为什么六道骸还要故意说一些暧昧的话来逗她玩,他这个人怎么能坏到在别人最无助的时候拿感情来开玩笑!

    “你在胡说些什么呢?我可没有玩你的兴致。”难道一直以来由依对自己都抱有怀疑与不信任么?她哭是因为她觉得自己被玩弄了?

    六道骸的语气异常平静,就像暴风雨来临前一般正常到了诡异。

    这句话流露出了浓浓的鄙视意味,由依没有多余的心情去体会凤梨头少年到底有几层意思,她只是哭着抽出隐形短剑像初见时那样朝着六道骸刺去,“你明明很有兴致!说什么我是你的,你当我是玩具么?难道我失忆了你就可以随便逗我了么?还跟贝尔说了奇怪的话…”

    这根本就是挑拨瓦利亚高层干部之间的‘和谐’关系和欺负人的节奏!

    短剑在袭击的瞬间被三叉戟挡住,一大串的埋怨袭来,六道骸只是注视着这个好似受了多大委屈的少女,脸上不带有任何情绪,“如果你是这样想的,我当初就应该把你一个人丢在医院不管。”

    从来没有听到过凤梨头少年的声音里不夹杂随性的笑意,不过对由依而言玩弄感情这种事情本来就很严重,严重到了让她怒气狂飙到想骂人的程度又忍不住抹一把委屈泪。

    “那你就不要管啊,你还瞒着我指环战的事情,到现在我连哥哥是怎么输的都不知道!”由依反手一连串熟练地进攻动作,她是认真的,是想用实力把凤梨头少年打趴下的,不是报复,只是从自己的臆想角度上对他的恶趣味表示不能忍受不能接受。

    骗人,把感情与约定当作饭后的消遣,对指环战的隐瞒,由依的臆想竟意外地合乎她自创的神逻辑。

    六道骸并没有表现出来明显的手下留情,他的嘴角扬起一抹嘲讽的弧度,这个自以为是用杀手的怀疑眼光脑补一切的凤梨头少女,真该用独有的方式好好地教育一下!

    不同于以前的闹着玩,这一次六道骸在最后果断打落了她的短剑,“由依,这种程度的幻术不要拿出来丢人。”

    “你少瞧不起人了,你以为没有武器我就打不了你么!”由依抬手猛地抽向六道骸,亲手打他耳光比起弄出一地血来能更好地告诫他自己不是好欺负的!

    六道骸没有由着她任性,他强行握住了由依的手腕,力道让她那带有泪珠的脸疼到扭曲了表情。

    他严肃地与由依对视,“不瞒着你的话你会比现在哭得更厉害。”

    说完,六道骸直接扔开了她的手。

    “这是你乱猜的,我想知道…”该死的烂凤梨,为什么要提哭这个字!这样会让眼泪更加不听话地向外溢。

    由依没有去捡武器,她只是后退了几步坐到了长椅上,揉着被握疼的手腕哭得很无助,在她臆想出来的‘凤梨变态论’里,她不明白六道骸为什么欺负了人态度还那么强硬。

    刚才的动手让六道骸本来就所剩不多的体力濒临零点,由依那不加掩饰地哭泣让他有一丝心软,可他却没有时间也根本不想在存在误会的前提下给她一个拥抱让她平静下来。

    “我可没有义务告诉你,你自己去问瓦利亚的人吧,不过到时候你可别来烦我。”六道骸没有任何语调地丢下一句,如果由依一直是这种胡乱把自己的臆想当成事实的状态,就算她知道真相,六道骸也并不想对这样的她说出任何安抚意味的话。

    “是啊,我会去问,而且我再也不会去找你了!”由依扭过头去,像是在宣布从现在开始再也不理凤梨头少年了,可是她的后半句话里却隐藏着连她自己都不希望表露出来的逞强。

    可惜,她就真的没有再听到六道骸的任何回应,一直等到心里好受了点不再激动的时候,她发现刚才站在面前的六道骸其实早就已经不见了踪影。

    作者有话要说:更的太慢了果咩那塞tat 结果妹子不爽了,骸哥也不爽了,他俩友尽了【咦哪里不对了

合作品牌:

蝶舞小说网--- www.xjsdsh.com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