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蝶舞小说网!

第三十三章 少女来睡觉

小说:《[家教]觉醒吧,凤梨少年》 作者:蓝冰茜 直达底部

    六道骸赶紧垂下视线,他想说周围环境太暗他什么也没看见,可这明显就是打着蒙人的旗号在把由依的智商拉低。

    六道骸背对着由依靠在浴室墙外,语调尽量显得沉稳不乱,“快把衣服穿好。”

    由依的内衣才套了一半,赶紧慌张地整理好,还不放心地用随手扯过来的浴巾遮挡着,待看清楚这位不敲门的乱人者之后,羞怯慢慢替代了最初的惊慌,“骸大人…你…”

    六道骸抿着嘴唇,忽然想起了什么,“你身上的伤完全好了吗?”

    “嗯?”他怎么知道自己身上有伤?由依睁大眼睛从背后盯着凤梨头少年的深蓝色凤梨叶子,自己身上那些看上去像是被炸伤的口子是怎么来的,这件事情就连由依自己都要打一个问号。

    六道骸的口气像是在表无奈,又像是他很在意,“哦呀哦呀,你还真是不让人省心,伤口没好是不能沾水的。”

    “没关系的,其实我都没有感觉到疼。”果然在瓦利亚的训练不是白做的,家暴不是白受的,由依捂着浴巾低头羞涩地往外走。

    六道骸顺手拉住了她,“不行,让我看看。”

    看这个字会让人直接又联想到了刚才发生的那一幕啊,由依的脸忽然不受控地红了,她撇嘴,“不要看…”

    六道骸摇着头微笑,他沉默了片刻,把由依拽向自己,俯身,轻松拦着她的腿弯抱起了她。

    超近距离对视着凤梨头少年,被公主抱起的凤梨头少女心里一阵悸动,不知道这种心情与失忆前的自己是否有关,只知道理智强压给自己的‘不要’这两个字——根本就开不了口!

    陌生的房间,却有着熟悉的感觉。

    被放在床上的由依立即扔掉浴巾把自己裹在被子里,然后索性蒙住头闭上双眼,“骸大人,晚安。”羞怯的声音。

    “kufufufu~”整个房间里都是六道骸那充满魅惑性的笑,由依以为他笑够了就会同样回一句‘晚安’然后留自己一个人慢慢琢磨刚才那个拥抱的不明意味。

    可是几秒的短暂安静过后,由依只感觉被子被拉开,自己被对方很自然地搂进了怀里。

    现在是什么情况?对他的信赖难道就要这样莫名其妙地转变为同床共枕吗?

    六道骸眯着眼,用骗小孩子的话语圆着自己行为,“这里夜里闹鬼哦。”

    由依没有推开他,可这并不表示她不会对六道骸那听上去像是故意在宣扬迷信的解释满脸黑线,“骸大人,你得换一个说法。”这种扯上鬼的说法拿去骗鬼还差不多吧。

    六道骸打心底里就没打算认真说点什么,他抱紧由依,轻声说着一些两边都不怎么靠谱的选择,“让我检查一下你的伤,否则就乖乖睡觉。”

    由依默默看着凤梨头少年不出声,她想说其实不管哪一个都好难为情会不适应的,可行为还是与加速的心跳保持一致,除了目不转睛地盯着对方之外。

    本想着由依凝视几分钟后就会自觉放弃,后来感觉到她似乎有一整夜都不合眼的苗头,六道骸终于忍不住地抬手捂住了她那双黑曜石般的眼睛,“你是猫么,不打算睡觉了吗?”

    “睡不着…”由依一字一顿。

    六道骸吐出一句会让人忍不住想要扶额的话,“你该不会真的怕鬼吧?”

    骸大人,拜托请不要把玩笑话再重新一本正经地臆想一遍好不好!由依忽然觉得凤梨头少年讲话给她一种想不起来却又十分熟悉的欠扁感。

    由依握住六道骸那只挡着自己视线的手,拽了下去又重新保持平视对方的姿势,“不是的,我只是觉得…”

    “什么?”看着她犹犹豫豫的表情很不自然,六道骸柔和了嗓音鼓励她继续说下去。

    “觉得如果不是恋人的话,这样似乎有些不太合适。”似乎不合适,由依才没有跟矜持这种违心的东西一站到底说绝对不合适呢!

    “没关系。”六道骸单手捧着她的脸,由依始终的由依,小变扭的坏毛病到底还要坚持到什么时候才会满意呢?

    “可是…”

    六道骸抢过她的话,“还是说,你想做我的恋人?”

    “啊?”由依一下子愣住了,虽然自打在医院‘第一次’见面开始自己就对他有一种难以言明的好感,也许是因为他在自己惶恐时给的拥抱很温暖,再或许是那颗超级明显的深蓝色凤梨头触碰了自己记忆深处的某根神经,但是想不想做对方女朋友这种事情——确确实实是第一次被问到啊!

    由依一时之间的慌神让六道骸更有兴致继续这个话题了,“kufufufu,别一副吃惊的表情,之前说想要留在我身边的人可是你哦。”

    “我的意思是像犬和千种那样。”由依在六道骸地怀里默默对手指,除了对手指以外她不知道还有什么别的小动作能够解决她要不要回抱凤梨头少年的尴尬问题。

    六道骸凑近她的耳边,“我可不是这样理解的。”

    “我不知道你是怎么理解的,你一直也没有给我回答…”总是很玩味的‘kufufufu’地笑,眯起那双异色眸子说很开心,却让人看不到他的眼底究竟有没有愉悦的情绪。

    六道骸依旧以一副让人琢磨不透的样子提着条件,“kufufufu,我可以现在回答你,只要你保证不会反悔。”

    “我当然不会反悔了。”由依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对自己那诚实守信的良好美德存在着疑惑。

    “你保证得太快了。”六道骸的语气中透着无奈和担忧,“以后我可不允许你说类似忘记了这种话哦。”

    这是影射着在拿自己失忆的事实大做文章吗?还是…他在担心什么?

    由依小声嘀咕着,“我又不是自愿忘记了的…”

    “这个我知道,只要不要忘记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好。”像是在特意安抚她,六道骸稍稍低头在由依的额头上落下轻吻,“由依,我会把你留在我身边的。”

    然后,由依没有说话,六道骸在察觉到了由依嘴角微微弯起的弧度之后,扬起了一抹微笑。

    “晚安,我的女孩子。”

    那晚过后,犬和千种很默契地发现由依开始光明正大地留意那位他们追随的骸大人了,比如出门买早餐之前会特意询问他想要吃什么,回来后发现库洛姆正抱着书包坐在角落里,会坐到她的旁边把话题绕到‘骸大人是不是累了’,‘他打算什么时候回来’上面。

    六道骸对此表示心情相当愉快,虽然每次附身的时间都在逐渐缩短,可他还是选择尽可能多的出现在黑曜,天晓得恢复记忆之后的由依还会不会是现在这副乖巧软萌的模样。

    凭借着对由依的了解,六道骸有一种强烈的预感,正常的由依只要照一下镜子就会抑制不住内心想要拿短剑戳死自己的冲动。

    “可是我觉得,由依梳这个发型很好看呀。”库洛姆摸了摸自己的那颗紫色凤梨头,凡是骸大人喜欢的就一定是好看的,骸大人就是人生道路上指引着前进方向的指明灯!

    犬捅了捅身边的千种,一脸得意,“看吧,我就说她是自愿剪的!”

    “怎么又绕回到这个问题上了。”千种面瘫地推着眼镜,然后把手里的邀请函递给由依,“喏,彭格列给你的。”

    “给我的?可我根本就不认识一个叫彭格列的人啊。”由依指着下巴,四十五度望天进入回忆模式,想来想去发现自己现在能够叫出的名字一共都悲剧地不超过十个。

    犬一副嫌弃麻烦的表情,恨不得直接把偷看过了的内容背给她听,“就是那个废柴长相兔子性格的家伙,他请你去他们学校的校园祭,他刚把你家boss打趴在地就急着邀请你,肯定没安好心!”

    “犬,我也收到邀请函了。”库洛姆站在旁边,诺诺地开口。

    “啊?真是的!明明是骸大人帮他们赢了雾之战,要感谢的话也应该找骸大人啊,邀请你这个笨女人干什么!”

    千种对着犬各种使眼色外加咳嗽,能不能有点脑子尽量别当着由依的面提起瓦利亚输掉指环战的事实啊!

    由依并不在意他们在讲些什么,听不懂的事情根本也没有办法在意,她打开邀请函,沢田纲吉的名字恰好在她的认知范围之内,“库洛姆,原来你们认识啊。”

    库洛姆红着脸微微点头,“他是我的boss。”

    “那明天我们一起去吧?”由依继续邀请函,右下角那句带着惊叹号的友情提示让她感到不能理解——由依,明天云雀学长一定会四处巡视的,千万记得不要再违反风纪了啊!

合作品牌:

蝶舞小说网--- www.xjsdsh.com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