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蝶舞小说网!

第二十一章 所谓帮忙

小说:《[家教]觉醒吧,凤梨少年》 作者:蓝冰茜 直达底部

    “骸,你逃狱成功了?”希望得到肯定答案的心情不自主地表露出来,跑进黑曜大楼的由依立即开始满屋子寻找那个喜欢变态般笑开的六道骸。

    可直到视线捕捉见摊在地上的一堆凤梨时,由依抽了抽嘴角,瞬间有一种自己被耍了的直觉。

    站在目测空无一人的屋内,由依坏笑地抽出短剑,音量直线上升,“你要是再不出来,我就不客气地把你的凤梨全部戳烂了啊!”

    依旧是无人回应。

    由依掏出手机回顾了一遍短信,又带有怒气地把手机揣回到兜里,手持武器逼近一地的凤梨,她更多的是气在自己的智商,竟然会下降到乖乖听六道骸的话,在瓦利亚被训练了三年果然还是太过天真!

    “那个…”屋内,忽然一个怯怯的女声传来想要叫住由依,又有些不好意思地保持了沉默。

    “嗯?”对这个声音有熟悉感,由依转过头来寻找声源,在不被阳光照射的角落处,瘦小的库洛姆抱着书包羞涩地走了出来。

    “是库洛姆啊。”由依有些诧异,“你怎么也来日本了?骸呢?”

    “骸大人现在不在这里。”库洛姆眨了眨紫罗兰般的大眼睛,对方刚才进来找骸大人的态度不够友善,她下意识地抱紧书包,鼓足勇气一般,“其实,是我给你发的短信,因为骸大人有话让我当面传达给你。”

    “那么恶趣味的话是你发的?我可不信。”由依摇了摇头,表示想要替六道骸背黑锅也要挑一句听上去靠谱的话啊!

    “是骸大人让我那样说的。”库洛姆稍稍停顿了一下,将右手从书包后面伸出,让由依捕捉到她中指上的半个雾之指环。

    看着由依满脸都是难以置信的僵硬,不情愿,但是骸大人的话对她而言是无论如何都要遵从的命令。

    库洛姆低下头,很不好意思地扭着书包带,“骸大人说,由依看到这个指环的时候脸上的表情会很有趣。”

    “哈?”有趣?凤梨头少年还真是好兴致啊!

    由依的脸瞬间阴了下去,自己进来的第一话是在关心他有没有逃狱成功,他却始终抱着把自己找来寻开心的心态么!

    本来只是一时之间惊讶纲吉竟然会抽风到找黑曜的敌人当雾守者,现在心里忽然萌生出了不按规矩出牌的念头。

    由依沉着脸将手里的短剑转了个方向,语气中含有满满的报复意味,“库洛姆,你一定要帮我转告他,等雾之指环被我抢走后,他脸上的表情会更加有趣。”

    “什么?”库洛姆呆呆地愣在了原地,由依的腹黑与转武器的动作在她的眼里满是迷茫。

    “你看不见吗?”这种程度的幻术都无法破解的人是不可能成为雾守的,会被玛蒙秒杀掉。

    不打算用小聪明对付腼腆的女孩子,由依做出光明正大比试的姿态,“我看,我们用实力争夺指环吧。”

    不理解由依为什么对指环很有兴趣,库洛姆下意识地后退了几步,诺诺地否决,“那个,骸大人说了,不可以打架。”

    “我拜托你不要理他…”由依无奈到了诚恳请求的地步,把六道骸的话当成是指路灯塔的行为拜托不要再继续下去了!

    可是库洛姆的表情却很认真,完全听不出来半点开玩笑的意思,“怎么可以不理,骸大人会生气的。”

    “可我的目的就是让他气死啊。”本来挺好的一句关心因为他的恶趣味变为了生气,不气回来心里的怒气是根本没办法平衡的!

    无心伤人,由依转腕将短剑的剑背瞄准指环,朝库洛姆冲了过去。

    紫罗兰般的大眼睛闪过惊慌,不知所措地慌了神。

    下一秒,从库洛姆身上散发出的雾气遮挡住了由依的视线,不得不止住进攻的脚步。

    浓雾中,那抹熟悉的深蓝发色有些迷幻不清,“kufufufu,由依,不要欺负可爱的库洛姆哦。”

    邪魅的笑声让由依不自主地收起了短剑,六道骸的忽然现身令她犹豫不决,报复?开骂?忽然一下子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才好。

    在近距离,被幻觉中那双隐藏着真实的异色瞳所注视,无法看透,莫名地有些心慌意乱。

    由依后退了几步和他拉开距离,“真是的,总比你利用幻术附在库洛姆的身上好吧。”

    看着面前的由依还是对反击有着浓厚的兴趣,六道骸勾起了嘴角,“kufufufu,不然我要怎么出现在这里和你对话。”

    由依和白痴这个形容词沾不上半点关系,这样的回答让她脑海里浮现出了不好的预感,“骸,你还在复仇者监狱里?”

    “在担心我?”六道骸微笑着伸手将由依的脸摆正,担心却偏要躲开眼神的碰撞,这样的动作会让人更想要看清楚究竟还有什么复杂的情绪藏在这个女孩子的眼底。

    被触碰了,由依的脸颊染上一抹微红,“我就是随便问问,不行么!”她打掉六道骸的手,故意拖长后三个字,只是越这样反倒是越泄露了内心真正的想法。

    泛红的脸颊似乎比任何回答都更让六道骸满意,“我没事,你还是多在意一下指环争夺战会比较好。”

    没事是什么意思?凤梨头少年所问非所答了吧。

    由依开始进行一系列的猜测与鄙视,还是理智让她停下来回归了正题,明明是六道骸的后半句话才真的叫人完全没办法安心才对!

    由依指了指六道骸手上的雾之指环,“你和库洛姆到底谁才是阿纲的雾之守护者?”黑曜的人对纲吉统统都没安好心,尤其是这个喜欢整天研究侵占身体大计的凤梨头少年,怎么会心甘情愿地为纲吉而战,脑子坏掉了么!

    “kufufufu,对我来说,库洛姆就是我自己。”

    又在笑着说一些字面上不知所云的话了!

    由依忽略掉他和库洛姆的关系问题,直戳关心的重点,“那我们是敌人咯?”

    由依的语气听上去挺轻松,然而她眼中流淌出的认真无疑地表明她在乎这个答案,六道骸朝她走近,看来她希望得到的回答和自己所想的一样,“哦呀哦呀,你误会了,指环战我并不打算亲自上场,不过我希望你能帮我个忙。”

    很怪异的提议,但却让由依暗自舒了口气,“你又在打什么鬼主意?下厨的事情我不干啊!”

    “kufufufu,不是这个。”六道骸笑眯了眼,“让你下厨可算不上是帮忙,是在给我填麻烦吧。”

    “不,这应该叫做自作自受。”由依表示自己又不是自愿的,还想再继续嘲讽一下凤梨头少年,身后忽然传来一大包东西掉落在地的声音。

    由依回头,恰好迎上满脸激动万分的犬,“原来是骸大人回来了!”

    犬在激动之余扫到由依与那一地相当碍眼的全身凹凸不平的水果,砸了砸嘴,“你怎么也来了!还带了一堆凤梨,你有病啊!”

    “你才有病呢!”由依的反击模式全开,“讲话要有证据,那不是我带来的。”

    犬继续提高分贝,“不是你是谁啊,这里就你一个外人!”

    “kufufufu,你们吵够了么,那些凤梨是我的蠢徒弟弄来的。”六道骸的笑声里隐藏着无奈与不快,“由依,就麻烦你去处理一下了。”

    随随便便就把别人当成自己部下的凤梨头少年也太狂妄自大了!

    “你少自主主张了,再说那么多的凤梨我能处理到哪儿去啊?”由依指着那倒在地上少说也有五十个的水果,吃个三天三夜都吃不完吧!

    “由依,你自己想办法吧。”雾气一时之间从脚底腾起环绕着六道骸的身体,他慢慢合上了双眼,身体在不自主地向前倾,“我有点累了…”

    “你等等!”光凭喊话是无力阻止的,虽然由依有眼睁睁看着他摔在地上的打算,可还是不自主地伸手去接那个在雾中倒下的身影,结果却被冲过来的犬抢先接住了。

    雾气散去,被犬扶住的却是有些体力不支的库洛姆。

    本来是特意过来扶骸大人的,察觉到真相的犬立即大幅度地摇晃起了库洛姆,“笨女人你怎么又回来了!你快把骸大人变回来啊!”

    还没和六道骸讲完话的由依也跟着附和,“是啊,你再变回去一下吧。”

    “这个…办不到,骸大人,他已经很累了。”库洛姆红着脸,小声地开口。

    附身很伤体力,更何况还要制造出幻觉的影像。

    由依自觉沉默,对六道骸被抓进复仇者监狱的事实本来就心存愧疚,此刻她不想再加重六道骸身体的负担了。

    犬好似也明白了些什么,却还是装模作样地龇着牙甩开库洛姆,“真是一点用也没有!”

    “犬,对不起。”库洛姆低头道着歉。

    “唉。”一直站在旁边围观的千种终于看不下去了,他面瘫地推了推眼镜走到满地的凤梨前,“我们还是按照骸大人的吩咐先处理掉这些凤梨吧。”

    犬把手指头和目光全部集中在由依的身上,“小柿子,骸大人不是说都交给这个死丫头去办吗。”

    “死小狗,我乐意帮你们就已经很难得了好么!”还好指环战的事情他们没听到,由依才不会自找麻烦地告诉他们这是六道骸提出的不上场条件,毕竟四个人一起想办法处理要比一个人靠谱得多。

    由依跟着走到一堆凤梨前,搭在上面的白色卡片很显眼,吸引了她的视线。

    弯腰拾起,打开,顺便起了朗读机的功效给在场的三人读了出来。

    “还真是倒霉啊,竟然摊上了一个被关在罐头里还动不动就喜欢惨笑的凤梨妖怪师傅,听说凤梨妖怪每天都要吃很多凤梨才能够身体健康长命百岁,昨天看到水果店里正在贱卖凤梨,于是就用师傅的钱全都包了下来给您老人家运去了日本。师傅,知道很乖巧懂事,您就不用太感谢了。”

    由依拜读后,为六道骸收了这么一位极品徒弟而默哀了几秒,她僵硬地抽了抽嘴角,从卡片的内容里受到了启发,“要不,我们再把这些凤梨给贱卖出去吧?”

合作品牌:

蝶舞小说网--- www.xjsdsh.com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