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蝶舞小说网!

第十四章 附身游戏

小说:《[家教]觉醒吧,凤梨少年》 作者:蓝冰茜 直达底部

    “玛蒙要是看到这个场面,心会像割肉一样疼的吧。”由依夹起一个鲔鱼肚寿司就往嘴里塞,瓦利亚的成员们一向把互整视为一大乐趣,现在让玛蒙揪心的大好机会就摆在眼前,由依表示报复他乱收杂费还是相当爽的。

    贝尔嚼着寿司还不忘咧嘴邪笑,“嘻嘻嘻,王子就是为了吃这个才来日本的。”

    “诶?你怎么改口比翻书还快,不是说为了和我分享银行卡嘛。”上扬的语调,由依迅速叉走盘子里的最后一块,那出自旁边一脸嘲讽状家伙的‘有好事想到别人’这种话,她就知道是绝对没有可信度的!

    “你不会当真了吧?”贝尔挑起嘴角,“嘻嘻嘻,那是逗你玩的。”

    蕴含鄙视意味的笑声传来,由依夸张地双手托腮做出一副思考的样子,“不,我只是觉得你总说自己是王子,王子骗人是不是不太好呢?”

    自打由依出任务离开意大利之后就无聊得没有每天的口舌之战了,贝尔很自然地偏着头‘哦?’了一声,反驳中满满的玩笑意味,“你有意见?”

    “当然!”由依故意一副认真状,“你这个毛病得治,药是不能停的!”

    “嘻嘻嘻,吃药前本王子先宰了你!”没打算真抹杀掉好久不见的猎物,贝尔掏出小刀夹在指尖随意乱晃着。

    要的是逼真的调侃效果,可由依似乎不同以往那样露出气死人不偿命的表情,此刻的她忽然起身,瞬间将一把三叉戟插在了贝尔面前的桌子上。

    “哦?竟然生气了?”

    贝尔眼里的由依是个喜欢用小聪明打击报复捉弄别人的家伙,开个小玩笑就贸然动手的性格按在她的身上太过违和。

    贝尔诧异地扭过头,由依那双忽然变得深邃的眸子让他快速得出了一个推测——由依中邪了吧?

    嘴角挂有微笑,由依很优雅地拔出三叉戟,将尖端指向贝尔,“我还有事,要动手的话就请快一点吧。”

    这样一脸淡然又莫名其妙用敬语宣战的由依让贝尔感到相当诡异,没准是在装模作样玩新花样!想到这里,贝尔恢复了戏谑般的邪笑,“嘻嘻嘻,你竟然换武器了。”

    见对方没有开打的意思,由依持武器的手自然垂下,“你讲话还真是跳跃啊。”

    “嘻嘻嘻,因为我是王子啊!”

    “你讲话跳跃和你是谁,这两者之间是没有任何联系的哦。”语调微微上扬,却在下一秒由依的表情中就融入了十拿九稳的笑意,“他们终于来了。”

    “这下有好戏看了。”瞅着由依一副有急事的样子自顾自地往外跑,贝尔两手插兜,抱着自家人的热闹不看白不看的心态跟了上去。

    “喂!渣滓们!给老子闪开!这里用不着你们多事!”

    咆哮声有震破耳膜的架势,当贝尔看到斯库瓦罗正暴怒地挥着剑从骂对手转为骂自己人的时候,自称天才的他为自己是旁观者而扬起了嘴角。

    另外,那个主动赶来帮忙的由依脑子彻底坏掉了估计按时吃药也没救了吧!

    “请你让开,彭格列指环由我来接收。”由依的举动里完全没有让开的意思,她上前挡在了斯库瓦罗的前面,抬起三叉戟做出要进攻的姿势。

    对面额头上有着蓝色死气之火的少年虽然受了伤,却还是很坚定地举起飞镖。

    不管是谁,凡是放话来抢彭格列指环的人都要全力迎击!

    看着二人根本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就打算一对一单挑,斯库瓦罗怔住了片刻,然后按照惯例额头上爆出青筋地开始咆哮,“喂!死丫头!你给老子退下!还有,再用敬语讲话老子就一剑砍了你!”

    于是,还没等到双方交手,怒吼声就已经彻响了整条街。

    对此由依只是无奈状地微微扭过头,依然是客气却表露出不想被打扰意味的敬语,“就请你安静地旁观吧。”

    “喂!”又是一声超高音量的咆哮,气炸的斯库瓦罗已经不能用言语来表达愤怒了,快速冲过来一脚就朝由依踢去。

    赤手空拳的攻击被轻松避开,斯库瓦罗很有经验地左手挥剑打算戳了这个公然鄙视自己的渣滓,贝尔幸灾乐祸的嘲笑声传来,“长毛队长,拿指环的小鬼跑掉了,嘻嘻嘻。”

    闻声,放弃收拾自家队员,抬头。

    不多远处,拿指环的少年在慌忙逃跑中与不明所以的纲吉撞在了一起。

    斯库瓦罗立即转换目标,挥着长剑更加暴躁地冲了过去。

    他正需要将内心的火气好好发泄一番,沢田纲吉的照片他见过,在这里能将两个人一起解决掉正合他意,至于自家的事情等会儿再私下解决!

    目标是彭格列指环,由依将三叉戟的末端砸向地面,瞬间出现的火柱困住了摔倒在地上的两个少年。

    这样的幻术还是第一次见到,冲上去的斯库瓦罗有些吃惊,下意识地停住了脚步。

    “嘻嘻嘻,由依竟然跟别人偷学了幻术。”贝尔笑着在一旁围观由依只顾自己的作战方式,暗自琢磨着要是玛蒙揪住银行卡的事情不放,自己就把这件新闻抖出来挖苦他教学太失败!

    战斗在继续,面前忽然冒出来阻止自己杀敌的火柱让斯库瓦罗再一次地对由依恼羞成怒,“死丫头!老子一定要把你剁成生鱼片!”

    由依的嘴角扬起了一丝微笑,“那可不行哦,没想到身为剑士的你竟然这么怕幻术。”

    “喂!”这嘲讽的笑意真是让人越看越不爽到了极点,“是妖术就别拿出来丢人现眼!”

    “那是…由依?”从撞晕中回过神来,纲吉看见火柱外的那个熟悉的身影,有着超直觉的他立即反应到事情不对。

    从正在攻击自己的由依身上完全感受不到自我意识,这种极其讨厌的感觉,和黑曜战时同伴们被附身时的感觉如出一辙……

    “沢田大人?在下巴吉尔,有重要的东西要交给沢田大人。”拿指环的少年似乎并不在意对方是内讧还是打算联合攻击,只是一个劲地将装有指环的盒子强塞到纲吉的手上。

    “啊?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吧!”被火柱封锁了行动,在下一秒就突入的剑光晃到了双眼,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里包恩你在哪里啊!”来不及思考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纲吉一副怕怕的样子本能地捂住头求救。

    ‘啪’的一声,鞭子接住了斯库瓦罗的进攻,金发的师兄与里包恩一同出现在纲吉的视野中,“迪诺先生,里包恩,太好了,啊那些火柱!”身旁的火柱还在燃烧,纲吉紧张兮兮地不知所措。

    里包恩对准纲吉的脸上去就是一巴掌,“蠢纲,那是幻觉,你还想让我说几遍!”

    “交给我吧,沢田大人。”刚才片刻的休战让巴吉尔的体力恢复了一些,他将带有死气之火的飞镖全力扔向火柱,在回旋一周后火柱全部被熄灭。

    “加百罗涅家族的boss 跳马迪诺么。”忍住继续攻击冲动的斯库瓦罗咂了咂嘴,出现了一个麻烦的家伙。

    迪诺神情严肃,对在场之人的身份和目的都有一定的了解,“斯库瓦罗,由依,如果你们不愿意停止这种恶劣的游戏的话,那我就来跟你们玩一玩。”说着抬起了手中的鞭子,一脸的认真状让纲吉觉得今天的师兄很可靠。

    “哦呀?听起来好像很有意思的样子。”此刻的由依可没打算为两个家族的同盟关系着想,她缓缓地握紧武器,用肢体语言传达着‘那就陪你玩一玩’的想法。

    暗自琢摩着和跳马杠上会很不妙,再说用普通的方法根本就不会有胜算!

    斯库瓦罗一个上前用蛮力将由依拽到身后,不能使用暴力,但不管怎么样比嗓门的话绝不会输,“喂!跳马迪诺,如果能在这里把你打倒其实也不错!不过,要是害的同盟家族之间起纠纷的话,上头的人会很啰嗦!”

    站在斯库瓦罗旁边的由依耳膜被震得发麻,“我看一直啰嗦的人是你吧。”

    事不关己的时候就听不下去敌对的两个人讲废话,由依将视线集中在纲吉怀中装有指环的盒子上,借着距离优势趁对方不备一把夺过,“彭格列指环,我就收下了。”

    “嘻嘻嘻,撤退。”见东西得手后,贝尔即刻加入站圈扔下了几颗炸弹,脾气暴躁的长毛队长与如中邪般不断挑战他忍耐极限点的由依,这样的组合当众上演内乱并不是没有可能!

    斯库瓦罗本还想着发飙地狂骂一顿由依,但在爆炸时卷起的一阵烟雾中还是选择了立即撤离此地。

    “彭格列指环!”狂风席卷过后,三人都不见了踪影,巴吉尔忍住伤痛想要追上去却体力不支,在昏倒的瞬间被迪诺扶住了肩膀,“别担心。”

    “对了,里包恩,由依她怎么办啊?她是被附身的!”纲吉一惊一乍的,刚才就确定的事情现在才找到机会说出口。

    那双带有难以言明般隐秘的双眸,她手里的三叉戟,以及她出现时那令人寒恶的感觉,可能的情况只有一个!

    “是他么,怪不得刚才由依给人的感觉怪怪的。”里包恩接过话,低下了头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那怎么办啊,现在盒子在由依的手里,那由依不就变成了那个凶恶家伙的目标了么!”纲吉慌了神,其实他根本就没搞明白这场突如其来的战斗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嘛,她不会有事的,就算被附身,那个家伙的boss也是由依的哥哥啊,更何况…”里包恩若有所思地压了压帽檐,从刚才他们的对话中来看,外加从离场时那三个人的配合来推测,“由依来日本的目的还很难讲。”

    “什么意思?还有由依的哥哥,那不就是第九代首领的儿子!”纲吉只是不明不白状地盯着里包恩,在被迪诺叫去医院的路上还在感叹着事情一下子变得错综复杂了起来。

    “喂!死丫头!”斯库瓦罗怒吼着,身旁却只有笑得非常不厚道的贝尔,“嘻嘻嘻,她没跟过来,被她抢先一步走掉了。”

    “找死啊!”不把作战队长放在眼里,又自作主张地抢任务,现在竟然还敢拿着彭格列指环不告而别!

    抢功这种事情绝不允许,斯库瓦罗的怒火已经快要压制不住了,冲着坏笑的贝尔大吼一声,“渣滓!立刻回瓦利亚总部!老子要好好修理她一顿!”

合作品牌:

蝶舞小说网--- www.xjsdsh.com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