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蝶舞小说网!

第十九章 宗门乱斗

小说:《大神令》 作者:万里星河 直达底部

    很快大家便到了黑风洞,王博佑依照堂主的命令,每个出口都派了两个人守护,二十几个人分出了六个人守卫三个口子。

    其余的十个人摆出了一个大阵,青山见他们闭上眼睛围成一个大圆圈,口中念念有词,随着他们默念数遍以后,天空中泛出了一道朦胧的光波,快速的把黑风山都罩住了。

    “走吧!”王博佑看着大阵结成对着青山和阿绿说道。

    青山便和阿绿在前面带路,两人顺着通畅无助的洞穴很快来到了第三层,前面走出两位弟子不断的对着山洞呼啸起来,声音震耳欲聋,远处的一些怪物听到这啸声快速的隐遁逃走了。十几个人进来一股强大的元神气息在空气里面弥漫。

    这三层的怪物不过也就入境初期的等级,听得那呼啸声中弥漫的气息,顿觉害怕之极。而且他们的本意不是来这里杀小怪物,也不想多生事端,只是要找到第六层的入口,寻找天龙宗门的人。

    在这第三层绕了半天确没有找到任何洞穴,青山记得自己下得这第三层以后朝着里面跑了足足两个小时,才看到了大柱子,确然不知道为什么那个大柱子自己会动,难道有什么玄妙的机关吗,一时也想不清楚。

    阿绿走在前面也不理睬青山。

    “还有多久才能到。”马天晓左右看了看四周问道。

    “不知道,当时我们好像跑了有几个时辰,然后看到了几根大柱子。”阿绿说道。

    “咱们加快速度吧!”王博佑说着一手提起了青山,一手提起了阿绿,快速的向前飞行出去。

    众多的弟子一起脚下加力,一跃而起唤出飞剑,快速的朝前飞了出去。

    “你们可要看的紧了。”王博佑说道。

    很快又行了一炷香的时间,单见得前面有一根根粗大的柱子直通顶端。

    “对,应该就在这里。”阿绿大声叫道。

    “在这里吗?”王博佑又确定了一下。

    “是的,当时就是这样的柱子,那柱子里面应该有洞穴呢?顺着洞穴下去就可以了。”阿绿指着大柱子叫道。

    “快上去看看。”王博佑对着身边的弟子说道。

    两名年轻的弟子应了声“是。”便驾驭着神剑飞到了大柱子旁边观察起来,确没有看到任何洞穴,转了半天又回来说道:“禀告香主,没有洞穴!”

    “没有洞穴。”王博佑皱了皱眉头说道,他把目光投向了阿绿和青山。

    “嗯!对了,当时那个火石兽不断的撞击柱子,这个柱子就滑动下来了。”阿绿回忆的说道。

    “你是说这个柱子会掉下来。”王博佑看着洞顶不解的说道。

    “这怎么可能?”马天晓说道。

    “才不是呢,本来就是这样的。”阿绿说道。

    “喂!小子她说的对不对。”马天晓看着青山问道。

    “我不知道,早就忘记了。”青山冷冷的说道,他可讨厌极了马天晓,所以懒得理他,敷衍的说道。

    “你说什么呢?这点事情都记不住,真是愚蠢之极。”马天晓说道。

    “不记得就是不记得,这么大的一个洞穴,那么小的一个口子,怎么能记得,你若不信你自己走走便是了。”青山说道。

    马天晓听完他说的话顿了顿生气的说道:“你。”心中想到这小子当着这么多的面反驳自己,当真让自己颜面无存,再看周遭的弟子们都看着自己,不由得越发的怒了,走过来要给青山一巴掌,青山似乎也看出了端倪,急忙向后退了几步。

    “你站住,别动。”马天晓说道。

    突然这里发出轰隆隆的响动声···洞穴的大地开始不断的颤抖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马天晓抬起头看着顶端说道。

    众多的弟子也是一般的惊讶。

    “冷静一下,不要慌张。”王博佑年龄稍长,阅历丰富,看着大家慌张急忙制止的说道。

    大地还在不断的颤抖着,一股无名的气流从里面飞扑出来,扑在每个人的脸上凉飕飕的,接着就是一声吼叫,那叫声不知来自何处,但听得它发出的声音震耳欲聋,每个人站在那里几近昏倒。

    “好强大的神元。”马天晓睁大眼睛惊恐的说道。

    “果然是魔物,快,大家赶紧把它找出来。卫红,天诚你们两个在往里面探探路。”王博佑吩咐弟子说道。

    两名弟子快速的朝着前方飞了出去。

    “你们在想想入口在那里,如果魔物真的出来了,恐怕我们封魔堂就要遭殃了,所以我需要把它消灭在萌发之中。”王博佑看着青山说道。

    “香主不要着急。”背后飞来一位男子,他骑着一直大鸟,那鸟儿说是像凤凰,但是又不像凤凰,绿色的脑袋,彩色的羽毛,一根长长的尾巴突自飘动。

    “展堂,你来的正好,和我参详一下其中的秘密。”王博佑看到了龙展堂急忙走到他的身边说道。

    “香主有所不知,这黑风洞是一座活的山,不是死的,我听说这里面的山洞可以移形换位,每隔三、七天的时候晚上六点的时候就会恢复原位,那时候咱们才能找到下第六层的阀门,现在这样怎么也进不去的。”龙展堂道出了其中奥妙。

    王博佑一听不住的点头说道:“原来是这样,我说咱们经常在这里修炼,确不知其中的奥妙所在,真是惭愧,惭愧啊!”

    “小弟也是多看了杂书,想不到看到了此中的奥义。”龙展堂笑道,他不想驳了他的面子,所以自谦的说道。

    “那咱们只能等了。”王博佑说道。

    这样大家都这里等着,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两名弟子来了果然无果而终,过不多时秋月带着十名弟子也来了,清点一下人数抛开外面守卫的六人,连四位堂主和青山,阿绿一起算上这里总共是三十个人。

    约莫等到第二天傍晚的时候,果然见得天顶微微颤抖,石柱滚滚而下,大家看到了这样的景象无不骇然,大柱子下了越有几百仗以后,一个个洞孔显现出来,一些蝙蝠从里飞了出来。

    “就是那个洞。”阿绿指着那些洞穴说道。

    “天晓你带上几名弟子去看看究竟吧!”王博佑吩咐道。

    “好!”天晓点了点头应道,看着身旁的弟子说道:“阿清,阿泰,李尔你们三个和我走一趟吧!”

    三位弟子应了声,马天晓上了神剑,一提青山的衣领大声说道:“走···”快速的飞了出去。

    青山也不甚惊奇,心中想到这马天晓总计是放不过自己的,即便被他提了上来也大不谓然,只是想到那三位天龙之子,恐怕此时已经凶多吉少了。

    “我也去,我也去。”听的背后阿绿的声音,阿绿看着青山被提走了,心里焦急的说道,无奈她争吵的厉害,一名弟子又带着她飞了过来。

    马天晓带着青山飞入洞穴之中,此时的蝙蝠没有先前的那么多了,很快他们进入了第六层,这里的空间很大,但是在高空一目了然,看到中间梯台上面星星的有两个白衣男子站立在那里。

    “在那里。”马天晓指着梯台说道,众人快速的飞了过去。

    走的近了果然看到子空和子戒在那里站着,看到众人来了便迎了过来,再看子法确靠在柱子上面一脸惨白,而他们的身后有一个方圆七八平方公里的大坛,这个大坛是青山他们来的时候没有的,上面布满了封印,一道道黑暗的气流从里面冒了出来。

    “无极宗门的同道来了,来的甚好,在下天龙宗门的密宗弟子子空,协同师弟子法,子戒见过众位仙台了。”子空说着拱手敬礼。

    “哼!几个无名小贼,来此偷偷摸摸的作甚!”马天晓斜视着眼睛,不屑一顾的说着,语气之中满是傲慢。

    “香主,你看那封印。”李尔走上前来看了一下那蒸腾的气流吃惊的说道。

    “天龙宗门的五行降魔阵。”马天晓瞅了瞅说道,心中想到这几个人看来也确实大有来头,这五行降魔阵可不是一般人能驾驭的,这几个人居然结了这样的一个阵,不由得又看了看子空和子戒,两人果然英姿非凡,再看看躺在那里的子法,心想此人已经受了极重的内伤,如果不治定然是活的不长久了。

    “这是五行降魔阵,暂时压制了魔怪,我们已经发出了诏令,想必我门弟子不日也会来到这里的。”子空微微笑道,目色之中带着一股霸气。

    “哼!这是我们无极宗门的封魔堂,岂是你们想来就来的地方,阁下修为如何,我倒想赐教一番。”马天晓走出一步冷声说道,他已经探出了子空的灵元是金丹中期一阶,其他的两位弟子都是金丹初期二阶。而自己是金丹后期一阶远胜于他们。

    “香主修为高升,我们自然不是香主的对手,在下甘拜下风。”子空抱拳说道,他不想起什么争端。

    “想来你们天龙宗门的人各个英姿飒飒,没想到这般的窝囊,难不成你们天龙宗门的真心不如我们无极宗门的,话说咱们都是泰山北斗,不过从你们的表现来看,不是泰山北斗,而是泰山和小巫之比了。”马天晓傲慢的说道,这大州之中北州有一山名曰北斗,此山高大无比,无所比及,唯有南州泰山,可以与之相提并论,而中州小巫山,只因里面有一个好说大话的小巫仙而出名,但是巫山之小在这神州之中宛若豆粒。

    子空听了他的话,倒也没有生气,微微笑道:“大丈夫能屈能伸,也不必睁着一时得失,我门教导有方,不让弟子们胡乱起争端,做仙者当以侠义论道,能力越强责任越大,所以子空甘拜下风。”

    子空的话说的堂堂正正,有度有节,他本不想和马天晓起争端,但是他的话侮辱师门,所以话语之中还是带着鄙夷,马天晓也听得出来自己堂堂一香之主被他呛得目瞪口呆,青山看着他一副木讷的表情此时瞪着子空说不出话来,倒是好笑。

    “你!”马天晓说了一句你,转瞬哈哈大笑的说道:“我今天真是领教了天龙宗门的高教了,想来听说天龙宗门常常用什么虚假的侠义道来欺骗小孩子,自己确做着偷偷摸摸的勾当,盗取我宗门圣物,目中无人真是狂妄的很啊!”马天晓指他们骗阿绿不要说出真相,还有就是偷偷的来到封魔堂地界,因为三大宗门有约束,互不侵犯对方的地界,即便来了也要在三天之内进行通报,这条罪状可是大的很呢?如果有门人无视这条法规,格杀勿论!

    子空看了一眼青山,青山这次也看着他,两人对视了一眼,青山心生愧疚,但是转瞬又想自己有没有说出来,来这里也是被迫的。阿绿似乎看出了其中的端倪,走前一步说道:“都是我告诉他们你们的行踪。”

    子空笑了笑说道:“嗯,其实是我们闯了大祸了,这魔怪着实了得,非我们可以镇住的。所以才向本门求助发出了流星密令。”

    青山听他这么一说顿时想起前天晚上看到的硕大流星,不由得暗自惊奇,此时也明白了本门的人知道这件事情,其实是根据这个大的流星探知的。

    “不管怎么来说,你们已经犯了门规,而且也侵犯了我们,我想此事不能这么不了了之,你们是束手就擒呢,还是要反抗。”马天晓不留余地的说道。

    子空顿了顿,其中的缘由他也清楚,听得他这么一说越发的决定此事不可再有挽回的余地,顿了顿说道:“香主真心要逼迫我们师兄弟于死地吗?”

    “自作孽不可活。”马天晓说道。

    子空淡然一笑,心中想到自己的师父死的时候最大的夙愿就是找到魔怪,他一生专研寻找魔怪的方法,临死的时候突然想到了这黑风洞的构造和气息又有灵脉呼应,可能存在魔怪,所以师兄三人瞒着堂主悄悄赶来,一来半年有余,生怕别人发现,就在三人心灰意冷的时候发现了这里,而且真的找到了魔怪,没想到这魔怪的能力之强,完全不在三人的控制之中,心知闯了大祸所以万般无奈才发出流星信号,封魔堂的高手也不下三五十人,看到了信号便知道是天龙宗门的求救信号,在看黑风山上魔气照耀,黑雾蒸腾,前所未有,而且居然在自己的焚天矩阵的震慑之下,还有这么盛气凌人的魔气,自知这魔物的能力非同小可。

    再说这焚天矩阵,这种大阵就像是一个气罩一样,由大宗门的中央枢纽发动,中心有十位元婴期的修仙者日月守护,方圆数百里之内每几十里就要有人呼应,相互结网,如此绵绵延延才有百里之大,如果有魔物,妖物之类的靠近便快速的传送到了中央枢纽。然后仙道长者便可作出应对策略,解除危机,所以数百年来妖魔之物不敢侵犯。

    此次魔物本隐藏在地下,已被封印千年之久,被子空三人结了封印,所以蠢蠢欲动,一时不可遏制。惊动了无极宗门以及周边千里之内的妖魔神兽,散仙道人,所以宗门的人顿感危机四伏,终日不可安心。

    马天晓说话决绝,两人听得知道此事不可幸免。

    子法跨出一步朗声说道:“在下领教一下香主高招。”他知道此事不可避免,但是也不想坠了天龙宗门的名声,说自己胆小怕事云云之类,所以有意挑一下马天晓,即便是死也在所不惜。

    “我来出手。”马天晓身边的李尔应道,跳了出去。

    马天晓知道李尔的等级高了子法一级,所以也不加制止,而子空也无意在制止自己的师弟,他此时的想法和子戒一般。

    只见子法唤出后背的两把大神剑,挥动如风,一道道寒光顺着他的大剑激射出去,李尔使用的是单剑,宛若蛇信,单剑出手蛇信忽动,长吐有度,两人一穿白袍,一穿灰袍,一白一灰化出无数倩影。两人的剑气凌人,但是身姿优美,此时比拼的是剑招,子法的神剑进退自如,攻防兼备,斗了四五十招以后李尔的便只退不进,渐渐落败。

    李尔不敢示弱,向后让了一步,口中念念有词,子法知道他要发动战技,提高了警觉,突然一道道剑雨发着金光朝着子法飞射出去。

    子法心下惊骇,急忙向后一点,口中也是念念有词,但见的地上突然多出了一道石墙挡住了剑雨,他的身形快速的闪动,又到了李尔的身前,剑光闪动,紧接的刺向他的身前大穴,李尔没有想到子法刚刚防守,便攻了过来,措手不及,刚要施展另一个战技,头上的青丝冠已经被子法削了下来,顿时惊骇至极,急忙退了出去,甚是狼狈。

    两人一金一土胜负显现,封魔堂的弟子无不惊愕。

    就在这时马天晓向前一跃,长剑抖动发出沙沙响动,只见他一出剑便化出七八个剑影,剑气猛地都要向前一张,子法在惊骇之余猛地挥动神剑一一化解,每化解一招都向后退一步,心中明白马天晓的修为在自己之上,神元之强非自己能及,而马天晓也是惊讶,自己这剑法名叫剑影无踪,出剑奇快,他和自己差了六七阶,居然可以一一阻挡,而自己这般以大欺小本也不该,想到了这里按下杀手,神剑抖动叫道:“着。”

    就在这时他猛地抛出神剑,子法心头一惊见他长剑出手不知意欲为何,急忙收剑,确不曾想到他这剑招里面还有后招,那剑飞入空中一下化出十剑从十个方位攻入,而且每一剑里面都暗藏神元之气。

    “着。”马天晓再次叫道。

    十剑猛地向子法戳去,这一招变幻又是极快,大家都是惊愕,子法心头一惊,连拨数剑,最后还是被五剑同时刺入心脏,登时鲜血如柱,七窍流血而亡,马天晓瞬时收了神剑,子法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

合作品牌:

蝶舞小说网--- www.xjsdsh.com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