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蝶舞小说网!

第一章 痴心不悔

小说:《大神令》 作者:万里星河 直达底部

    张青山此时站在32层百通大厦的楼顶,他慢慢的把自己的双脚移动到了楼顶的边沿,看着楼下车水马龙川流不息,此时已近黄昏,所以在昏暗的地方微微的闪烁着一些零星点点的灯火,他紧紧的闭上了自己的双眼,微风带着冷气从他的额头擦过,他确浑然不知,内心里面只回荡着一个声音:“杰,我杀了他,现在也已经了无牵挂了,等等我就去陪你,以后我就不用在忍受那种失去你的煎熬和痛苦了。”

    是的,在上一个月的此时他的奶奶去世了,这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也离开他了,这一个月的时间他把奶奶的丧事办完以后便再无牵挂了,所以今天他杀了一个人。

    原本他就是一个没有父母的孩子,从小和奶奶一起长大,凭借着奶奶每日去捡破烂换来的钱供给着他读大学。在上大学的第一天,他依然历历在目的记得自己和筱杰相遇的情景,她身材高挑,长发飘飘,双目纯净的像是毫无污染过的水,清澈见底,每次一言一笑都露出一嘴漂亮而整洁的白牙,如同白玉一般闪着光亮,听筱杰说话一拘一笑都是那么的动人。

    那一天她不小心被汽车划破大腿,鲜血汩汩的往外冒着,筱杰登时吓得花容失色,泪水顺着脸颊倾泄出来,也就是在此时张青山抢过来一只手抱着她的背,一只手勾着她洁白的长腿,一路朝着医务室跑去,就这般一个是那么拼命的跑着,一个是那么呆呆的看着,听着他胸口鼓噪的热气从嘴里散发出来,她的心不停的在颤抖,抱着她的这个男孩不知不觉中给了她一股无名的安全感。

    也就是因为这样的一个开始,他们便慢慢的相爱了,数年过去,大学毕业,他们开始在一起生活,张青山在一家医院做了一名中医,而筱杰原本学的是西医,但是她好像并不喜欢医生这样的行业,为了挣多些钱,她开始去影视公司做一些外联的工作,张青山极度的不喜欢她做这样的事情,每日出入灯红酒绿的场所陪那些猪头肥耳,心思狡诈的有钱人喝酒,跳舞,唱歌,为的就是多签一份合同,有几次筱杰喝的酩酊大醉回到家里,然后趴在马桶上面吐得胃酸都快出来了,张青山的心宛若刀割一样,他不想再让自己的女人去做这样的工作,但是每次说出自己极不情愿的理由以后又被筱杰反驳的张目结舌,哑口无言。

    一直到了某一天晚上筱杰因为陪客户吃饭喝酒没有回家,张青山看着滴答滴答的钟表一步一步的走到了凌晨两点,于是心焦如焚的他给筱杰打电话,嘟嘟嘟···电话通了,对面传来了一个男人厚重的声音,他说她睡了,问他是谁。

    那一刻张青山的脑袋像是被雷劈了一样,痴呆呆的听着对面的声音,痴呆呆的想着这是怎么回事,是她背叛了自己。他问自己是谁,显然筱杰好像隐瞒了什么,要不然电话对面的男人怎么不知道她还有一个男朋友,他突然大声的谩骂对面的男人,接着电话挂了,关机了,那一日他带着一颗不安的心满大上海的找她,直到第二天下午五点的时候,她回来了。

    她好像并不知道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依然那么天真烂漫的笑着,依然给他把饭做好放到餐桌上面摆好了碗筷等着他吃饭,依然和往常一样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的一样。

    在张青山的心里开始给她钉上了背叛者的烙印,他没有吃她做的饭,只是回到了自己的屋子,悄悄的收拾了行李,是的,他可不稀罕什么不纯真的爱情,他要的是一份纯真,而这几年来两人相知相守的日子终究好像抵不过金钱和名利。这个女人变心了,变得可怕,原本眸子里面释放出来的纯洁现在都变成了可以腐蚀人心的坏水,这也许就是近朱赤近墨者黑吧!

    第二天张青山悄悄的离开了筱杰,晚上他便听到了一个可怕的噩耗,筱杰出车祸了,为了找到他,她也是心急如焚的满大上海的找着他,每一个巷子,每一个码头,每一道步行街,她恨不得自己的可以多分身几个人出来,也正是因为这样的焦急,不安和恐惧,她怕再也见不到他了,所以尽忘了路上急速行驶的汽车,终于香魂归土。

    张青山跑到了筱杰的出事地点,此时警察拉起的警戒线外站满了人,筱杰的妈妈抱着她的身体哭的滔天动地,青山的心如同刀绞的一般,两行泪水再也无法克制的向外倾斜,这时他的眼睛一亮,看到了筱杰的左手旁写了三个字,血液变得凝固了,但是那三个字确是那么的血红,血红,红的让他有些刺眼,红的让他心惊肉跳。

    “原谅我!”

    在筱杰将要死去的那一刻,居然写的是“原谅我。”可见她是多么的爱自己,多么的希望自己的原谅,张青山似乎明白了什么,再也无法克制自己的心情,他趴在地上摸着筱杰冰冷的脚丫子,痛苦的哭了起来,他们在一起生活的一幕幕的情景宛若幻灯片一样在他的脑海闪过又闪失,自己原本没有父母疼爱,从第一天认识筱杰以后,筱杰便在无形之中扮演起了母亲,姐姐的角色,因为她爱他,所以总是那么无私的任劳任怨的爱着他。

    最后青山通过筱杰的好姐妹终于调查清楚了,原来那一日晚上筱杰被一个叫白铜的大老板**了,而筱杰知道这个大老板在这一带极具势力,所以便是忍不吞声没有报警,而张青山又以为是她背叛了自己,原来这一切的根源都是大恶人白铜和自己的胸怀狭隘造成的。

    白铜的势力极大,家中资产上亿,一直都有数名保镖护卫,所以想要杀他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为了杀他青山在不断提高医术的情况下,想尽一切办法和白铜家的人接触,慢慢的十年过去了,他成了白铜的专人医生,深受白铜的信任,在奶奶去世的一个月以后的今天,他以帮他看病的名义给他喂了一些毒药,他便一命呜呼了,他原本不想等十年,但是他又不能让奶奶白发人送黑发人,现在的他可真是了无牵挂了。

    此时他站在楼顶,顿然觉得一切都超然了,唯有筱杰成了他的一块了不去抹不平的心结,是自己的无知缺乏男子气概,是自己的幼稚和她负气出走,是自己的不信任让她忍辱偷生,是自己的包容少了让她身心疲惫,是自己的没有好好的保护好自己心爱的筱杰。十年了,他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她,十年了他度日如年,确又早盼着快快解脱,十年了,他再也没有动过别的女人的心思,因为在他最脆弱的时候唯有筱杰陪伴他走过大学时光,给了他无尽的慈爱和包容,他的脑海依稀的记着她做好了饭菜以后,又把碗筷摆好,然后满脸笑容的迎着他来吃饭,那是多么的温暖和欢喜时光。

    “筱杰我来了,如果还有来生的话,我一定好好来爱你噢!”他的内心深处发出最真诚的忏悔。

    他张开双臂纵身一跃,缓缓的跃入了楼顶稀薄的空气,顿然觉得一切都轻了,身体轻了,心也轻了,呼吸也轻了,他浑然不知他的速度越来越快,风声簌簌的从耳边扫过,转瞬那厚重的身体离地面越来越近,从32层到底层不过1分25秒的时间,最后听得轰隆一声巨响,接着就是骨头齐声断裂发出格格响动,鲜血宛若泉涌顺着他扭曲的脸上七个形状各异的洞孔流了出来,慢慢的朝着四周散了出去,最后一大滩的血红那么的干裂凝固,周遭也同时发出可怖的叫声:“跳楼了,死人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

    “太好了,这个人还活着!”一个清脆的女子发出的声音在张青山的耳朵响起。

    “大姐,你有什么想法吗?”又一个温柔的声音。

    “把他带走,听说那冰火麒麟喜欢吃活物,正好让他来做饵食,我们好待机击杀那冰火麒麟。”一个冰冷冷的声音说道,这声音里面带着一些欢喜。

    张青山猛的恢复了意识,这是什么情况,自己不是已经跳楼了,怎么听到这些女人的声音了,什么冰火麒麟,什么饵食,听得这些人的话语觉得有些莫名其妙,难道这是地狱自己被女夜叉抓走了。他想睁开眼睛,可是这眼睛好像又不是自己的,死活都睁不开,只是觉得自己被一只手抓着衣服快速的在空中漂浮着向前移动,看来真是进了地府了自己的身体没有重力了,这不是灵魂出窍吗?可是外面寒风飕飕的,张青山感觉到了身体的一丝丝凉意。

    好冷,地府是凉的,所以叫阴曹地府,想到了这里张青山心头倒是多了几分欢喜,是了如果这里是地狱,那么自己是不是可以在这里碰到筱杰,那也不是未尝不可呢?

    过了良久,张青山听到先前那个温柔的女子说道:“到了姐姐,应该就是这里了。”

    “是,就是这里,三妹你把这个人放在那块平地吧!我们都隐藏在这些冰块的附近,等那冰火麒麟出来。”张青山意识到说话的是大姐,但是她们想要干什么,冰火麒麟是什么东西。

    就在这时一个个似曾相识的面孔在自己的脑海里面不断的复现,有的还叫着一个陌生的名字杜云川,杜云川,这杜云川是谁,他们为什么要叫这个名字,张青山感到了莫名的奇怪,自己的脑海怎么会出现这些,紧接着就是一个牌匾,道观,还有一些人,看着好熟悉,一个人的意识慢慢的进入自己的脑海,好像这都是自己经历过的一样。

    无限的思绪被一阵巨响震醒了,张青山感到了身边的大地在颤抖,他猛的睁开了眼睛,入眼看来前方是一块块巨大的冰石,他侧躺在一块冰冷的平地上面,而他的后面一个庞然大物正在向自己靠近,黑暗的阴影正自笼罩着自己的身体,它燃烧着火焰,体型巨大,张青山看到了它得影子。恍然明白了,刚才的那些夜叉原来是把自己当成了饵食,来吸引这头猛兽来吃自己。自己这是在那里?这里不是地狱,穿越了,张青山猛的惊愕起来。

    冰火麒麟浑身散发着蓝色的火焰,一股强大的气息让这里的世界变得凝固起来,它把脑袋伸到了张青山的脸部,然后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张青山的脸,张青山感到了一阵恶心,他想动确动不得,身体好像不是自己的,现在他明白,自己就是一块肥肉,内心期盼着夜叉赶紧出现来拯救自己,但是转眼一想那些女孩把自己的放在这里不就是为了让它吃自己,怎么会来救自己呢?

    就在这时冰火麒麟突然察觉到了什么,它猛的抬起头凝视着眼前巨大的冰块。

    张青山告诉自己一定要冷静,他要让自己的身体动起来,既然眼睛可以动,身体也就一定会动,只要身体会动了,才可以待机离开这个鬼地方,所以他开始用心回顾着什么,一个个熟悉的口诀在他的脑海里面游荡起来,对,气元归心。他开始慢慢的催动着身体的神元之气,整个身体的气流一下贯通了。

    张青山感到了手脚,胳膊腿,都有了知觉,所以做好了躲避的准备,就在冰火麒麟还在凝望冰块的时候,他猛地窜了起来,也许是对这个新身体还不太熟悉,也许是因为紧张,连滚带爬的滚进了离自己最近的冰块后面。

    迎入张青山眼帘的是一双美丽的小脚,她没有穿鞋,雪白无比,宛若美玉,现在他就趴在这只小脚的前面,顺着小脚向上观望,白白的细长的腿,自然形成了一条完美的弧线。

    那小脚散发出的凉气已经无法阻挡张青山活蹦乱跳的心神了。

    冰女感到了吃惊这时也低头看着张青山,张青山和冰女对视,猛的毛发直起,只见那冰女双目白净,毫无血色,更无瞳孔,白头白眉白眼睛,雪白的冰牙带着寒气喷在了张青山的脸上。

    “鬼啊!”张青山大叫一声急忙向后爬滚。

    而冰火麒麟此时已经感到了危机的存在,猛的怒吼起来!

    嗷嗷嗷···

    它身上散发出一道光圈,快速的向四周散去,冰雪颤抖,大地动摇,巨大的冰石噼噼啪啪的碎裂了。

    张青山看的清楚了,五位冰女从冰块后面闪了出来,她们不约而同的挥动臂膀,一道道冰锥从五个方向快速的从地上直窜而起,急速的朝着冰火麒麟冲了过去。

    冰火麒麟没有躲闪,而是快速的向前扑了过来,只见她一跃而起,在空中腾跃数米,躲过冰锥朝着最前方的冰女猛的咬了过来,那冰女急忙向后退了一步,在冰火麒麟将近的时候挥手唤出了一道冰墙。

    然而让张青山震惊的一幕再次发生了,就在此刻冰火麒麟变身了,她变成了一位孕妇,满头红发,一身红锦血迹斑斑,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持着麒麟鳞甲不断组合的长剑猛的穿过冰墙直刺冰女的咽喉,这一招变化着实的快速,不等的张青山再次眨眼,那冰女已经变成了冰块,定在那里。

    其他四位冰女快速的变换阵形,她们把冰火麒麟围在中间,她们的手法再次变换,只见一道道寒冰快速的从手腕飞出,疾射冰火麒麟,冰火麒麟女挥动神剑,寒光闪闪,噼啪作响,寒冰被化在无形之间。

    而冰火麒麟女剑气凌人一点也不弱,四位冰女在剑光的攻击下不断的后退,这时冰火麒麟女一声厉喝,剑光再次扫出,三位冰女被剑气所伤,顿然化成冰雕僵持在那里,另一位冰女滚了出去,快速的幻化出一道道冰盾阻挡了剑气,而她瞅准时机急速的射出一道道冰针,张青山看的清楚有一道冰针击中冰火麒麟的脖子。

    冰火麒麟咬牙切齿再次怒吼,寒光闪动,冰女一声大叫,化成白点向东逃窜了。

    张青山看着冰女逃走,不由得咽了一口唾沫,慢慢的向后移动了几步做好了战斗的姿态,他本不怕死,也不想活,但是此时处于本能的对自己的保护,同时内心隐隐的觉得上天既然有此安排,那么冥冥之中自己是否可以在这里见到筱杰,也许因为这样的一个不着边际的信念,居然激发了他很大的求生的本能,冰火麒麟的目光移向张青山,张青山一脸警觉的看着她。

    “凡人,你不怕我。”冰火麒麟有气无力的说道。

    “怕你,为什么要怕你,怕你又能有什么用。”张青山似乎也看出了端倪,这些人腾云驾雾,幻化多端,不是什么山神海怪就是妖魔鬼怪倒也惊奇,但是说他怕他,他似乎还没有什么特别害怕,若说害怕,那还不如说成奇怪,但是见怪不怪奇怪自败这种道理青山倒也明白,所以心中坦然诚恳的答道。

    “呵呵!很好。”冰火麒麟冷笑起来,脚下确没有移动,身体确快速的飘到了张青山的身边。

    张青山没有后退,看着冰火麒麟目色清秀,双目炯炯,红唇小口,如果不是挺着大肚子谁能想到她是一位母亲,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她是麒麟所化谁又会想到她是妖魔鬼怪。

    “你想要干什么?”张青山看着冰火麒麟问道。

    “我若杀你易如反掌,你的修为简直低的很呢?但是我不杀你,你帮我完成一件事情如何。”冰火麒麟说道,目色之间确带着杀气。

    “什么事情。”张青山刚才见她斩妖除魔身手敏捷,而现在自己性命在她手里,自己虽然不怕死,但是还没有搞清楚这世界是什么来龙去脉,便白白送死,这样愚蠢的事情自己可是不会干的。

    “这冰女的玄冰针已经刺入我的体内,我全身七经八脉一半已经冻结了,估计坚持不了半注香的时间了。所以我生了孩儿你帮我带到麒麟山如何。”冰火麒麟女说道,目色之中转化成了悲愤。

    “那冰针刺入了你的体内,我帮你看看吧?”张青山说着向前走上一步想去抓她的手臂。

    冰火麒麟女倒是一震,他向后退了一步,摆手说道:“不用了,你一个区区凡人懂得什么,我说的事情你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你在威胁我吗?”张青山反问道。

    张青山在想自己不答应她,估计她也绝对放不过自己,现在先答应了她,如果她对自己尚好的话,自己便尽心帮她一回倒也不可,所以应道:“我可以答应你,不过我不知道麒麟山在那里。”。

    “麒麟山向西八万七多里你就会到那里。”冰火麒麟女说话的声音越来越低沉不过话语里面确也多了一些喜气。

    张青山感到了她的体力越来越差了,知道她恐怕不行了,不过她依然强撑着身体,脸色确变得煞白煞白。

    冰火麒麟说道这里猛的抓到了张青山的右臂,她的速度极快。

    “你要干嘛?”

    冰火麒麟一声冷笑没有理会张青山,只是用力一捏张青山的右臂,张青山顿感这个胳膊不是自己的了,一阵疼痛痛彻心扉。他看到一道道麒麟鳞片快速的从冰火麒麟女的胳膊跳了出来,一枚枚的刺进了自己的胳膊里面。张青山强忍着剧痛,想要摆开,又动弹不得,而那麒麟甲片跳的极快,转瞬之间已经全都和张青山的肉融合了。

    “这是什么东西。”张青山惶恐的问道。

    “我把麒麟臂给了你,在你去那里之前麒麟臂可以保护你,哈哈!”冰火麒麟说道最后居然狂笑起来,她的笑声越来越大。冰火麒麟还在那里狂笑不止,最后笑声渐渐的低沉了,慢慢的声音禁止了,她化成了一只燃烧着红色火焰的金麒麟,躺在了地上一动不动了,突然一道红光闪动,刺眼之极,过了片刻青山看到一颗有篮球一般大小的蛋飘在身前,难道这就是她的孩儿,要把这颗蛋送到麒麟山。

    抱怨已经无济于事,这就是命,自己又在另一个世界重生了,此次经历生死轮回,在不能轻易赴死了。回头又想到筱杰也会在这里重生吧!想到了这里张青山的心情变得舒畅起来,抱着麒麟的在雪峰之中走了约有半日,看看远处山峰重栾,大地雾霾缭绕。肚子也开始咕咕的叫了,再看看手上捧着的蛋热热的,不由得咽了一口唾沫。

    “实在是饿得不行了,我就把你吃了。”张青山低头看着蛋自言自语的说道。

    “什么,你要吃我,你们这些人类总是背弃信义,贪财好色无耻之极,若然我有机会出去了,定将你们杀的干干净净。”蛋里面突然传来了一个女孩的声音,她的话语里面杀气腾腾,但是话语确显得极其幼嫩。

    张青山一震,这蛋居然会说话,而且还在训斥自己以及全人类,心想这蛋真是口出狂言冷声笑道:“我饿得不行了,就得把你吃了,要不然我和你都得死,这样赔本的买卖我可不能干的啊!”

    “哼!你真敢吃我。”蛋内的话语闷声的说道。

    “吃你怎的。”张青山为了吓唬它提高了嗓子大声说道:“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吃你。”

    蛋听了张青山的话居然不说话了,想来是怕了,不过回头又想,这也是一件总总归也是一件奇怪的事情,这只蛋居然会说话,而且他知道自己和她母亲的约定,这蛋到底什么来历,张青山想要把它搞清楚了。

    “喂!好蛋蛋我不吓唬你了,你说这里有没有吃得啊!咱们走了大半天了连个鸟毛都没有。”张青山看着蛋说道。

    蛋里发出吱吱的声音,只听的蛋说道:“有倒是有,不过你的这个修为过于肤浅,恐怕带你去了不是你吃它,反倒是它吃你。”

    张青山听了这个蛋的话不在做声了,看着天空慢慢的昏沉下来,知道天快要黑了,他想找个山洞留宿,同时想整理一下大脑里面的记忆碎片,因为他隐隐的还能感觉到他所在占有的这个躯体的主人的意识,虽然他不喜欢现在的这个身体,和当初的自己相比,这个躯体除了个子高一点,就是瘦瘦的皮包骨头。

    张青山又向前走了几公里,发现了一个冰洞,他带着麒麟蛋钻了进去,这洞穴口子小里面大,越走越大越通畅,走了约莫十几分钟便来到了一个像大厅的地方,周遭还有一些冰床,张青山把麒麟蛋放在了一张冰床上面,他坐在了它的旁边,这时看到麒麟蛋开始吸食周围的气流。

    “对了,你想要不饿的话,我可以告诉你一些法决,只要你按照这个习练,一般人一天吃三顿饭,你三天可以吃一顿饭。”麒麟蛋里面突然又发出声音。

    张青山一听点了点头说道:“有这样的好事。”

    麒麟蛋发出声音:“神元聚气,六神交汇,百合为尊,白海为下!”

    张青山听着麒麟蛋的话,脑海中再次闪现出一个青年人的话语,也是一些法决,大意是教自己如何掌握这些法决的要理,如何把这些法决转化成能量为自己所用,同时也听着麒麟蛋的指示,按照她的方略修炼起来,果不其然一炷香的功夫过后,他感到自己的胃部鼓鼓的不在那么饿了,又过了一会顿感一股气团在自己的胸口漫腾,无比舒畅。

    紧接着他的脑海幻象叠升,只见七个人围着一位穿着青衣的青年人,听他说道:“今天我带你们冰山修炼去,那里的仙灵之气要比咱们观里的好很多,争取每人突破一级。”

    其中一个标致秀丽的女孩问道:“师父,我们终于可以去冰山修炼了。”

    青年师父笑道:“呵呵,不过大家要格外小心。”

    紧接着张青山脑海的幻影再次闪动,只见一行七人走在冰封峡谷之间,突然从地面窜出几位冰女,冰女快速的发力,阻击了张青山一行人,张青山当时走在最前面,所以第一个成为了炮灰,他看到身边的二师兄也倒地了,他死了脑袋重重的磕在了地上。

    他的身体的记忆正在一点点的恢复,越发往前回忆,思绪越变得模糊起来,最后定格在了八岁,唯有一把铜锁在他的眼前不断的晃悠,不由得张青山伸手摸到了项上的铜锁。同时他也明白了,原来这都是一场意外,冰女想要伏击的是冰火麒麟,结果伏击了这副身体的主人,这真是一场悲剧!

    转念又想这小子的修为是练气初期第一阶,刚才的冰女是筑基中期级的道行,冰火麒麟是金丹初成的道行,怪不得他们的实力相差悬殊,如果不是冰火麒麟有身孕在身,且一路被人击杀,元气早已大伤,要不然也不会轻易的被冰女杀死。这大陆的修仙方式是练气、筑基、入境、坐照、金丹、元婴、化神、分神、合体、玄虚、大乘、真仙每一级又有初,中,后期,每期又有三个等阶。每次进入一次大阶的时候也就是自己最虚弱的时候,一旦进大阶成功能力就会暴涨,所谓的能力暴涨就是自己驱动的内元神元之气更加的充裕,释放的斗技技能就更加的强悍,所以大陆的修行在于武修,神元,斗技的并用,同时进阶大阶也是自己修仙进入另一个化境的标志,一旦进入金丹期那边是真正的修仙者了,前期的都是基础期。

    张青山心头涌动一个念头看来自己也要好好的修炼了,这大陆百般幻化异常凶险,如果不能强化自己提高修炼,怎能立于不败之地,又怎么去保护筱杰。

    张青山想到了这里,又在脑子里面过滤一遍这个躯体原主人的信息,也了解了自己现在住在清庄观,观内七人,师父百花道主修为是坐照初期,自己是大师兄,原名杜云川,其他六人两女三男修为都高于自己一截,看来原先这杜云川是个笨蛋,早入师门与其他六人有七八年的功夫,现年17岁了,确修为平平连几个女的都不如,真是丢人啊!

    这时张青山不由的一惊,听说修仙修仙之类的是要看骨骼资质的,难道这小子的资质不行,所以一直···张青山有些不敢想像自己不会是附体在了废物的身上吧!

    “你把我放到你的空间戒指吧!老这么抱着我跑来跑去的,被人发现了,你我性命难保了就。”麒麟蛋说道。

    “空间戒指。”张青山吃惊的说道,突然想到自己手上确实带了一个木制的空间戒指,这是穆晓婉小师妹送给自己的生日礼物,张青山想到了这里笑了起来,自己真的成了杜云川了。

    “你笑什么?”麒麟蛋问道。

    “没有,我在想我们现在去那里。”

    “当然是去麒麟山了。”麒麟蛋说道。

    “麒麟山,现在就我这样的修为连毒林谷都过不去。”张青山已经完全掌握了这幅身体主人的记忆,所以知道想要过这毒林谷达不到入境初期是过去的。

    “那怎么办?”麒麟蛋说道。

    “去找我师父他们,等我修炼到了入境初期的时候在带你过去。”张青山说道。

    “等你修炼到入境初期,你现在才练气刚刚入门,一般人要修炼到入境初期没有三年五年是不成的,更何况你现在这么大了才是练气初期。”麒麟说道,显然内心之中对他极是瞧不起。

    “哼!你这只蛋可别小看我,我可是张青山。”张青山站起来大声说道。

    “希望你早日成才。”麒麟蛋不屑一顾的说着。

    张青山笑了笑把麒麟蛋装进了空间戒指里,凭借着隐隐的记忆朝着清庄观走去。

    ...

合作品牌:

蝶舞小说网--- www.xjsdsh.com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不代表本站立场。